燏年大臣

介怀

  “走了。”鹿晗提着包站在安检口回头跟吴世勋道别。


    为了躲避粉丝,两个人打扮的都很严实。吴世勋就这么盯着他的墨镜,固执地认为把对方全部都看在了眼里。
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很无力地挥挥手,还在想什么呢,净想些没用的。


    鹿晗没话说了,垂头整理衣角。


    气氛不止是尴尬,甚至是绝望了。吴世勋一瞬间想溜掉,自己到底是多没脑子,居然蠢兮兮地答应送他回国。他不由分说地怪罪鹿晗,明知道他说什么自己都不会拒绝,可就连这种时候了他还是不放过自己。


    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能弥补什么。


    并没有,更深的遗憾罢了。


 


    吴世勋先走了,用尽了力气装着漂亮模样。他不想再看着这样的鹿晗了,以长辈的态度跟他交代自己的想法和决定。他还来不及反对,那个人马上笑脸盈盈,我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吧。


    他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,“话都给你说遍了,你又何必跟我说。“


    鹿晗摇了摇头,“你不懂。”尔后,低眉顺眼。




    吴世勋是个极其臭贫的人,各种综艺访谈可见一斑,大概就是跟他聊完心里一个劲地翻白眼,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给面,金俊勉在这方面深受其害。


    其实很多人不知道,他还双标,对鹿晗就不这样。同意与否都点点头,笑脸依旧,实在想说点什么舌头都打结,扭捏到最后什么都答应。


    鹿晗误以为,这是种不太有代价的宽容。


    吴世勋没办法给自己一个交代,也就说不出所以然。


    推拉久了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。




    一个月前,鹿晗敲开吴世勋的宿舍门,我能进来么。


    吴世勋觉得这人啊,一客套起来就没个完了,难不成我把你堵在门外。


    “我,打算回国发展了。”鹿晗瞪着圆圆的眼睛,他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。


    就这么直直对视了二十秒,吴世勋泄气了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“怎么了啊,是好事啊。”鹿晗咧嘴笑,手伸进吴世勋的领口在脖颈处摩挲,刻意的讨好和说不出的留恋。


    吴世勋想甩开那只手,可是肩膀紧绷,无力对抗。任由那个人手持短刀,来回进出,无路可退。


    “回国而已,又不是再也不见,网络这么发达你说是吧。”鹿晗执拗地解释,眼神随着吴世勋的小动作逡巡。


    可他只想躲。




    没回归的时候,公司管的宽,宿舍内的进出也是默许。他们俩个人那天半夜约着去汉江边骑车。


    难的休闲和独处,鹿晗比较愉悦,当然他愉悦了吴世勋也愉悦了。所以说人日子不能过的太苦,不然风满满地灌进喉咙也觉得开心。他们大概就是这个状态,找到了可以喘息的机会。


    意外,天气很好,能见度高。鹿晗给吴世勋指星星,这个是这个,那个是那个。


    突然吴世勋不说话了,死盯着鹿晗的眼睛就不歇气了。
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他觉得奇怪,摆了一个表情包。


    吴世勋狡黠地笑,露出了虎牙。


    “你比星星好看。”猛的凑近,捉住了唇瓣。


    其实他没说后半句,你的眼睛里什么都有。




    他想躲开那双眼睛逐渐浓密起来的伪装,伪装坦荡,伪装善良,伪装无话不谈。


    但他习惯缄默了,一心一意的信任了,甚至于依赖。


    这让他很难受,恋爱到目中无人是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段关系不公平。




    吴世勋的情绪随着鹿晗的若即若离而积蓄已久,直到摊牌的那天彻底爆发了。


    “你回国?好,你考虑过我么,还是说你根本就觉得有没有我都没区别。”吴世勋没有暴怒,出人意料的平静,抬起手捏住鹿晗在自己肩膀窜来窜去的手,起身地时候把它甩开了。


    鹿晗挑眉,这种情况他早就料到了,一直后退和应允也不是他的性格。


    “我劝不动你,也没人劝得动你。”吴世勋背靠栏杆,无奈地朝他摇摇头,“鹿晗,你真的过分了。”


    鹿晗突然就觉得头晕,这个从迁就到忍让无所不及的男人,今天破口而出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话。他坐在原位一动不动,不敢看吴世勋。


    吴世勋以为自己说的话能起点作用,尔后就是心死。他登时觉得没有力气跟眼前的人较劲了,相互拉扯还不如爽利点。
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
    鹿晗噌的一下起身,“吴世勋你给我回来。”


    吴世勋半拉开房门,整个人定住了。他转身直勾勾地看着鹿晗,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
    


    鹿晗愣了一分钟,看了看表该睡觉了。


    洗脸刷牙敷面膜一切如常。窝进被窝的那一刻,他咧着嘴巴笑了好久。


    是没心没肺呢,还是真的不在乎。


    睡前他在想这件事。




    鹿晗斟酌了很久,他还是象征性地邀请吴世勋给自己送机。可以想象,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

    吴世勋倒是很快答应了,他倒要看看这个人有多么无情,并且亲手了断过去种种。


     一个坚决地分手背后是无数个胶着的白天黑夜,两颗被温柔捂热又被急速冷冻的心。相交的眼神,到底还是不耐和彷徨。


    他想给自己点信心,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。




    半个月后,鹿晗出走的消息挂满了各大媒体的头条。队友们下意识地找吴世勋想问个究竟,可他跑了。窝在练习室里不出来,早出晚归,蹲点的粉丝老是三四点捉到他。  


    你们要问我什么呢,我该告诉你们什么呢。




    鹿晗也没办法,对外宣称是修养,大家也都懂,皇城根下的男孩怎么可能一直扎在国外,还是飞机开两个小时就到的地方。


    飞机起飞的时候他很迷惘,这个太轻易说再见的地方,曾是他承载所有梦想的地方。所以现在是全身而退了,包括那段感情。


    空姐甜腻的声音叨叨了半天,鹿晗系上安全带,整齐地盖好被子开始睡觉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所以现在是分手了,鹿晗坐在北京的家里,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微博。


    他一直有个小号,关注的都是吴世勋的站子,粉丝们拍照都很好看。这段时间没活动,粉丝们也很少逮到活的吴世勋,偶尔有几P高糊,基本都是晚上三四点从练习室出来。


    在鹿晗的事情上,从吴世勋的不乐意沟通开始,大家就自动在他面前屏蔽了相关事宜。同时,他也很受用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先是在家好好陪了陪爸妈,把没做完的宣传跑完。鹿晗开始规划他的人生,不疾不徐到自己都不敢相信,分了手就没太多后患。他把事情都丢给高苏尧,我们老高连连叫苦,祖宗啊,你回来我都没女朋友了。


    老子也没男朋友了,说罢,狠狠地甩了个白眼。


    高苏尧还想顶嘴,看着他一头乱毛又心疼了起来,好一个倒霉蛋。




    鹿晗不是自暴自弃的人,吴世勋提分手后他也很坦荡,行李也在一点一点地收拾,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慢慢地置办。


    吴世勋看在眼里,但就是什么都不想说。反正他也没有话事权,里外帮不上一点忙。反正傻帽也不是第一次有这种事了,大概都办出经验了吧。


    他也只是可怜,鹿晗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早的沦为炮灰。




    在团里毕竟是主唱和主舞。高苏尧的建议是三栖发展,底子没丢就还能赚钱,就是还要精进。


    鹿晗心不在焉,一边点头一边嘟囔,你搞好就行了,我信你的。


    高苏尧被呛地无言以对,你不怕我坑你啊。


    不会的,大不了就回家结婚去,生孙子给爸妈玩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跟鹿晗的关系还是过分了一点,吴世勋被高层找去谈话了。


    谈话的重点无非是,不要再往来,这是公司的罪人。


    吴世勋装模作样点头,腹诽,说出来吓死你。




    他也还是想不明白,原来分手是这种感觉。所谓死心居然还侥幸,果然是年纪还小,喜欢胡思乱想。


    所以鹿晗是过分的。他这么想。


    他争执不下,一边是密切的好奇,一边是回头的可能性,反倒绕成了毛球,还有只小猫在旁边趴啦,越挠越乱。


    最后还是没定论,揣着手机去张艺兴房间,要他帮自己开个微博。


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M鹿M么?”鹿晗朝着吴世勋摇晃着自己的微博主页,两只眼写满了狡猾。


    吴世勋知道他一定又在玩什么把戏,很顺从地摇头。
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鹿晗笑得都快翻身了。真的是,笑点低没得医。


    吴世勋看着他笑。


    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一直是这种石沉大海式,鹿晗喜欢干点石破天惊的事情,吴世勋就在一旁看着,必要的时候还能递个工具。结局两个人一笑,心照不宣。


    ”这个东西叫微博,跟ins有点像,可以放好多张图,好玩的。”鹿晗神采飞扬。


    吴世勋若有若无地点点头,寻思着什么时候也开一个,还能互关呢。




    张艺兴帮他设置好了账号信息,吴世勋急匆匆地把手机要了回来,找到搜索框以后,极其熟稔地输入了鹿晗的ID。最新的一条微博还是杨子姗花篮的认证照,那个时候他们还在他家门口开演唱会来着,诶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,世事变了大半。


    他退了出来,翻了翻去也没什么特殊情况。发了条微博,写着你好。




    “来,跟我念,你好。”鹿晗张着嘴,慢慢的把这两个字读给吴世勋听。


    吴世勋很认真,“泥,嚎。”


    “你。好。把嘴张大。”


    吴世勋复述,用心记着读音。


    “你记着这个词怎么写,有时候粉丝会要你写写中文什么的。怎么念也要记好,在中国的宣传每场都要说的,知道了么。”鹿晗装模作样敲了敲他的脑袋。
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狂点头。




    那是他教我的第一句中文,也是我学的第一句中文。


    你好。




    吴世勋一直觉得粉丝是种神奇的生物,虽然有人老给自己在队里乱拉西皮,但勋鹿党的存在以及大势让他觉得这帮妹子真的很是眼尖。


    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过。


    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们分开了。




    鹿晗知道吴世勋开了个微博,点进去,光溜溜一个你好。


    有点意思。




    鹿晗爸妈紧锣密鼓,从回来那一天就开始叨叨。什么意思他自己都懂,看着好的要趁早下手,能定下来就定,你也老大不小了。


    吐血,青春年华还没走呢。




    一个多月,吴世勋再也忍不住了。不知道是鹿晗断断续续地发微博勾起了他那点侥幸,还是遵循分手后还是朋友的纲领象征性的说声新年快乐。纠结了这么久,还是点开了私信给鹿晗发了一句新年快乐。


    他还特意查了翻译,用的是中文。


    小吴的心里很矛盾,他巴不得鹿晗赶快回复让自己大可推测一番,可是粉丝那么多,刷屏地那么快,自己说不定发出去的那一下就沉到底了。


    为什么前男友这么火?




    鹿晗也寻思着要不要说个祝福,分手他倒是看得开不纠结,好歹也是占据过对方生命好几年的人,没有那层关系也是可以谈笑风生把酒言欢。


    他点开他的私信。


    一句新年快乐。




    吴世勋也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像个温顺的小猫,窝在沙发的一角等着自己去摸。可鹿晗还偏就不是了,弓着脊背炸毛的厉害。


    要说谈个恋爱噼里啪啦的小矛盾谁没有,鹿晗是一次都没道过歉的。不知道是吴世勋有点按捺不住性子,还是鹿晗真的那么好面子。


    就连祝福也是吴世勋先,鹿晗看到的时候很崩溃。




    有时候鹿晗瞎想,吴世勋是杯满满的烈酒,不好下嘴,在口里的冲撞浓烈到断片。他反复问自己以前到底爱他什么,来自一个高傲男人的爱慕,抑或是在征服对方这条路上难分高下。


    他跑去网络上看星座,分析白羊男,腹诽,怎么这些狗屁网络都不写白羊男和白羊男很配呢。


    鹿晗经常性地代入自己,连连点头,这种东西holyhigh,说得好准。


    看到刺眼的词不耐地抬眉,当他们憧憬着柔情蜜意的爱情是,面对的却是心思不够细腻的白羊男,他甚至都不懂的替你着想,让你觉得他好自私。


    嗯?原来他是这样的。




     吴世勋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回复,握着手机焦灼了很久,歪着头睡了。金俊勉看着他,荧蓝色的屏幕闪着那个私信界面,走过去把手机抽了出来。


    吴世勋在做梦,鹿晗站在登机口跟他招手。


    他快步走过去拽住了他的手,鹿晗一言不发,就只知道笑。


    无言,摇头,放开手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。


    金俊勉被握住手的时候差点没叫出来,不一会吴世勋就撒开了,顺带翻了身。他觉得好玩,这原来就是恋恋不舍。


    再不舍,眼下好像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。


    悲观地想,关了门。




    鹿晗大概踌躇了很久,大概没有回复就没有下文了吧。


    吴世勋模模糊糊的样子挥之不去,倒也不是热切要复合的心态,颇有种现世为安老干部心态。


    你过得好不好呢?




    时间轴是叠着过的,吴世勋忙回归,鹿晗进剧组。


    日子忙碌的好处是让人不得不选择遗忘。


    吴世勋偶尔在休息期间会怅然若失,不久前那个人还没有动那个心思,休息期间会给自己笑眯眯地递水,晚上会故意留到很晚等人都走光了偷偷摸摸地亲吻。


    大概也没有不快,只是觉得惋惜,好像分手也没有理由。


    分手没有理由,回头也没有余地。


    吴世勋开始忐忑,事已至此好像才真正感知了距离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二巡有北京场,大家保持缄默,吴世勋本来懒洋洋的,听到那两个字有些惊觉,又迅速把表情压了下去。


    下飞机的时候吴世勋有点懵,这就是北京,他最后的那个目标。


    前几次来颇为洋洋得意,鹿晗回家当然也高兴,自己跟着都可以傻乐半天。


    现在反倒是说不出的堵,糊墙一样堵着呼吸道。




    鹿晗刷微博看到吴世勋的机场图,看着微蹙的眉头又不自觉地心疼。


    在他看来,吴世勋勉强算是个大男孩,光长了个子,做事还是直接莽撞。


    就比如现在,他的开心和不开心都是写在脸上的,和记忆里上次来北京对着自己的笑脸,大概是两个极端。


    人终归还是好看穿,尤其在曾经的爱人面前。


    鹿晗有些不忍,大概自己真的过分了,到头来到底还是欠句对不起。




    经纪人劝他们早点睡觉,吴世勋右耳朵进左耳朵出,捏着手机焦灼。


    他托人找到了鹿晗现在的电话,踟蹰该不该打。


    分开这么久,现在才开始计较得失。交付了大概所有,结局倒是利落。


    可是吴世勋不想了,他宁愿他们还留着什么,哪怕是愤怒都好,起码这样的分手有了理由。


    他找到了那个能堂堂站在他面前的最后一个理由。


    介怀。




    吴世勋夺步跑了出去,不管不顾金俊勉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。


    他很早就记住了鹿晗住处的中文发音,真正跟司机说出来的时候突然很庆幸。你也没有在很远的地方,我若有心我还是找得到你。


    分开,也终归是暂时的。




    鹿晗一天都很走神,吃饭的时候一不小心打碎一个碗。玩足球手游,明明对手那么傻逼,居然还给进了个球。


    糟心。




    手机响的时候,鹿晗还在进球的气头上,冷不防一个电话,所在地还是北京没备注,他没想就接了,特别中气地喂了一声。


    吴世勋有些崩溃,张了张嘴发觉喉咙哑到说不出话。


    “您哪位啊?有事说事行么。”鹿晗觉得这人很奇怪,准备下一秒把电话给盖了。
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


    静得都可以听到听筒里的电流声,鹿晗懵了大半。


    “你下来。”


    “我不在家。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。”


    鹿晗大概从来没有在吴世勋这里碰过壁,碰过后惊讶不假,怅然也不假。
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


    的确,他需要一个机会把迟到的对不起亲口说给他听。




    鹿晗看见他了,故做爽朗地招手,好像傻逼的对手没进球一样开心。


    吴世勋觉得无聊,没有灵魂的交流都食之无味,比如现在。


    “你过得好么。”鹿晗神采奕奕,仿佛眼前的人只是一个来自远方的挚友,正常的寒暄。


    吴世勋苦笑,鹿晗看着心惊。


    他不善言辞,但仔细观察小表情,整个人便还是透彻的。鹿晗看着那张脸,大概之前没有过这样痛苦的表情。
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鹿晗还来不及反应,吴世勋便紧紧把他固在自己的怀里,头严丝合缝地埋在他的颈窝,恨不得就这样把自己扎进对方的身体里。


    看见他的时候几乎脊背都在颤抖,手都无处安放,脑里一片空白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这个怀抱,鹿晗等了比想象中还久的时候,最后还是来了。
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,甩甩手什么都可以说再见。所有的想念都被自己归结为人之常情,不就是个过去的人,还能怎么样。事实证明,自己不是圣人。


    被抱住的那一刻,鹿晗释怀了。


    踏实,放心,所有舒服的词都可以用来形容这场重逢,猝不及防终归庆幸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“你呢。”吴世勋的声音好像被砂纸磨过,比一年前又迷人了不少。


    鹿晗不想说话了,他疲于奔命太久,终在这个怀抱里寻找到了栖身之处。柔软下来的那一刻,他笑的有些过于放肆了。


    他学着吴世勋的样子把头埋进对方的颈窝,在小小的角落里摇着脑袋。


    不好,一点都不好。


    如果说鹿晗只是退到暗处等着他走过来,倒不如说给他们一个空间去回旋。


    没有过分紧密的爱情,人不仅是躯体也是短刀,相互伤害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鹿晗承认,他已经伤害了他,不想再伤害他。


    吴世勋大概更坚强,承认伤害的同时蓄势待发。让他自己都称奇,快一年,自己没有掉过一滴眼泪。就算看见他,也只想笑眯眯地陈述痛苦,眼泪只会迷失在喜悦里。


    鹿晗一遍又一遍地摸着吴世勋的后背,喃喃,“你瘦了。”


   “没事,你回来了。”吴世勋把头一转,在下颚落了吻。


    之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吻,落的到处都是,鹿晗下意识地推开,但又不是很舍得。


    吴世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一心地干正事。


    鹿晗想了个折中的办法,探到对方的手腕紧紧地捏住。


    对方晃神,稍微停了一下。


    “上去?”


    相视一笑。




    鹿晗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,伴随着腰部的阵痛一边懊悔,我操说好的不能做,不是今天演唱会么。


    吴世勋半夜就走了,刚办完事神清气爽,再说了晚走要冒着被拍的危险,要不然怎么都给他做顿早饭再走的。
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觉得事情发生的比较恍惚,小王八蛋过来话都没说到几句,自己就投降了。鹿晗也懒得想具体的原因,大概就是喜欢,受不了分开,仅此而已。


    其实,吴世勋不来,第二天自己也会去找他。酒店和房号都打听好了,只是被他抢占了先机。


     安稳的感觉让他踏实,不再患得患失。鹿晗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切他喜欢的东西,年轻,激情,热爱,还有自己。


    吴世勋从来都没有自私过,坦荡地面对,干脆地分开,坚决地回头。鹿晗仔细想,大概为什么会爱他,这个男人,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自己,丝毫的犹豫和无奈从不向自己展露,反倒是自己一再地要求对方的理解和让步。


    自己明明年长,所以故作聪明地以为他能够包容,甚至是必须。可鹿晗从没想过,吴世勋在他面前,收起了所有年轻男孩戾气的锋芒,硬是把自己变成了一块温玉,说着理解,说着在乎,说着爱。


    现在他觉得自己过分了,有些懊恼。明明自己可以给他空间发泄,很多事情可以跟他商量着解决。自己从来没有不把他当做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,只是太多的顾虑把他自然而然的真空了。好在,为时不晚。


    到头来,还是承认就是伤害了他。以后的日子要好好补偿他,用爱,用介怀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所谓爱情,不过介怀一场。






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36)